安徽诚信网 | 专业合肥网站建设十二年

咨询热线:13965089527

先生杨绛最才的女 最贤的妻

来源:合肥晚报 发布时间:2016-5-26 18:08:23 浏览次数: 作者:合肥诚信网

    与外界不多接触的她,早就借翻译兰德的诗,写下了无声的心语:我和谁都不争,和谁争我都不屑;我爱大自然,其次就是艺术;我双手烤着生命之火取暖;火萎了,我也准备走了。

    这首诗确实是这位百岁老人心境的真实写照。

    “大嫂杨绛” 的韧性

    钱钟书的堂弟钱钟鲁永远记得第一次见到杨绛的情景,还是孩子的他在钱家绳武堂的几间大厅里跑来跑去,新婚的杨绛带给他一把有蛇皮外套的蒙古刀,他喜欢极了,立刻就别在腰上。钱钟鲁的母亲喜爱她,说杨绛“真是上得厅堂,下得厨房,入水能游,出水能跳,宣哥痴人痴福”。

    钱钟鲁说,当初大嫂要去振华女校当校长,钱钟书的父亲钱基博不愿意,觉得应该在家做家务,但是大嫂的父亲老圃先生不乐意,鼓励她出去工作。可是杨绛在抗战后期真的身任钱家的“灶下婢”,为了节约开支,她自己和煤末、做煤球,弄一脸煤灰;她还负责洗衣服买菜,知道她不好意思上菜场,钱钟书陪她一起去,两人说笑着把菜买回家。她当时还在写喜剧,解放后夏衍、胡乔木都提出想重版她的戏剧作品,被她拒绝了。她承认,当时写喜剧,主要原因是为“稻粮谋”,出版后给家里买肉吃。

    很多人是通过“文革”时期杨绛的坚强表现,觉得她不光是“文弱书生”,还有“怒目金刚”的一面。可是钱钟鲁早觉察大嫂身上的这种坚韧之劲:“她像一个帐篷,把大哥和钱媛都罩在里面,外面的风雨都由她抵挡。”甚至最琐碎的事情也是这样,钱钟书穿着打扮都是大嫂一力负责,保证大哥每次都体面地出现在客人面前。

    1997年钱媛去世,1998年钱钟书先生去世,杨绛让钱钟鲁他们不要担心她,她说自己“要打扫现场,尽我应尽的责任”。她的办法,就是一头把自己扎进书里。她读了古圣哲的书,将柏拉图对话录中的《斐多》反复读了很多遍,最后决意翻译这篇对话。苏格拉底相信灵魂不灭,坚持自己的信念,因信念而选择死亡,杨绛想借翻译自己不识的希腊文,投入全部心神而忘掉自己。

    钱钟鲁说,平素大家敬重她的为人,不仅因为她的学识和名声,纯粹是因为她的人格上的魅力。

    “文革”时,杨绛在揭发钱钟书的大字报下贴小字报,讲钱钟书没有反革命行径,结果被拉到千人大会上示威,要求她讲清楚。给她一面锣鼓,她一面跺脚,一面顶嘴,后来干脆就使劲敲锣。下面闹翻了天,押她去游街,众人始知杨先生不是娇小姐。到晚年说到此事,她还很高兴:“文革”中,外文所就她一人敢于和“革命群众”发脾气。

    有尊严地活着

    郑土生到外文所不久就被揪出来,说是反革命。他吃不下,睡不着,想到自杀。他把欠同事的钱一一还清,其中欠杨先生75元,是他在前段为来北京申冤的老乡买火车票所欠的钱。可能就因为他还钱的姿态让人起了疑心,杨绛先生把钱扔到他抽屉里,并且留条子说:我的钱不用马上还,马上我们都要下干校了,你拿着钱买生活必需品吧,来日方长,你要注意身体。

    看到这个条子的郑土生激动得浑身发抖,当时所里人人惧怕,没人敢安慰他。就为这件事,郑土生感念了杨先生一辈子。

    到干校后,杨先生照旧和他来往,听说他暖瓶碎了,要买一个送给他,被批判为“资产阶级人道主义”。

    让外文所的朱虹难以忘怀的,同样是杨绛先生的人格魅力和尊严感。1953年朱虹从北大西语系进外文所工作,当时杨绛她们都被称为“老先生”。每周开会,“她特别端庄,穿得很整齐,可是不趋时,绝对不穿列宁装之类。有时候一些公共活动,我们不当一回事,知道是走过场,可是她很认真。”她的那种“漂亮”,是整个诗书气蕴的外在显示。“不用说干校阶段了,她始终收拾得干干净净的,始终不像我们,拿着脏手就抓馒头,她天生有种大家气派——100岁了还这样。我和柳鸣九要送孩子回老家,没钱犯愁,结果杨先生不知道怎么了解到了,立刻送了300块钱过来。当时她送出去很多钱,别人不还,她也从来不要。”

    (据《三联生活周刊》)  

专业建站十二年,值得依赖。如果您想建站,或者有任何疑问,请联系我们:13965089527